当前位置:主页 > T品生活 >【丰云】台湾 16 年薪资垂泪,「三小国」爱沙尼亚如何成为加薪之星>内容

【丰云】台湾 16 年薪资垂泪,「三小国」爱沙尼亚如何成为加薪之星

2020-06-12 03:52 来源于:shenmy 我要评论(641)

【丰云】台湾 16 年薪资垂泪,「三小国」爱沙尼亚如何成为加薪之星

低薪、冻薪成为全球共同问题,劳动部统计处调查显示,台湾大学毕业生起薪停滞 16 年,2016 年大学毕业生起薪好不容易较 2015 年成长 1.67%,才终于比 2000 年多出 100 元新台币。16 年薪资不动如山已经欲哭无泪,但这还没计算通货膨胀率,扣掉主计处统计 2016 年通膨率 1.4%,2016 年大学毕业生的实质薪资成长只剩下聊胜于无的 0.27%,而从 2000 年以来至 2016 年通膨约 16.6%,也就是说 16 年来,实质减薪 16.6%。

当台湾人无语问苍天,悲问到哪里才有加薪,远在地球另一边、波罗的海畔的「三小国」爱沙尼亚,2017 年第一季薪资年成长高达 5.7%,而通膨率为 3%,也就是实质薪资成长率仍有 2.6%,是台湾大学毕业生的将近十倍速,爱沙尼亚却还很紧张「薪资成长减缓」,因为上一季,爱沙尼亚的薪资年成长率可是 6.9%。长期来看,爱沙尼亚的平均薪资购买力,自 2008 年全球金融风暴以前,至今成长了 20%。

台湾 16 年实质减薪 16.6%,爱沙尼亚 7 年实质成长 20%,怎会如此天差地别,是不是因为爱沙尼亚薪资太低,所以相对成长快?爱沙尼亚 2017 年第一季平均月薪为 1,153 欧元,相当于 3.9 万元新台币,平均时薪 7.13 欧元,相当于 241 元新台币;相较之下,据主计处统计,台湾平均月薪 4.8 万元新台币,时薪族群平均时薪仅 159 元新台币,也就是说,爱沙尼亚时薪胜过台湾时薪族群,考虑到欧元最近一年来对新台币贬值 8.11%,还原汇率贬值因素后,平均月薪也跟台湾不相上下。

那是不是爱沙尼亚得天独厚,有什幺特别资源?不,正好相反,爱沙尼亚不仅没有得天独厚,还可说是「得天独薄」。台湾常自称小国,自认市场小,其实台湾放在欧洲一点都不小,爱沙尼亚才真正是个小国,人口 131 万人,还不到县市合併后台中市人口 272 万的一半;爱沙尼亚纬度高,土地贫瘠,农业条件远不如台湾,而天然资源只有少许油页岩,其他就是沙石、海泥与黏土。

更悲惨的是,爱沙尼亚在战后受到前苏联统治,处于苏联计画经济下,造成经济体严重扭曲,一直到苏联解体以后,爱沙尼亚的经济一时仍极度仰赖俄罗斯,导致在 1998 年俄罗斯经济危机中遭受重大打击,相对的,1980 年代的台湾正是「钱淹脚目」的好时光。

这幺「衰小」的国家,如何转型求生,把经济对俄罗斯依赖度降至 3%,如今更竟然成为薪资成长之星?近年来台湾民间积极讨论电子化政府,其实爱沙尼亚正是电子化的典範。在自由之家(Freedom House)2015 年全球网路自由度报告中,爱沙尼亚于 65 个受评判国家中名列世界第二,仅次于冰岛,其网路障碍评分只有区区 7 分,2016 年更是精益求精,进步到 6 分,与冰岛并列世界第一,远远胜过第三名加拿大的 16 分,以及第四名美国的 18 分。

爱沙尼亚以「兴利重于防弊」的心态积极拥抱电子化,身分证、税务全都电子化,企业登记也能够线上进行,还可以海外申请,因而得到了「电沙尼亚」(E-stonia)的称号,如此极度自由开放的环境,吸引海外企业与海外人才,从一片烂泥滩中,凭空成为新创事业的应许之地;知名通讯服务 Skype 软体最初由爱沙尼亚人撰写;日本电商巨头乐天收购虚拟试穿技术公司 Fits.me,其研发资讯部门设于爱沙尼亚。

当英国脱欧,英国人烦恼之后与欧盟国家的商业往来面临不确定性,许多英国人立即想到爱沙尼亚的「数位公民」制度,只需要线上填写电子申请表单,上传护照与照片扫描档,线上刷卡支付 100 欧元费用,审核通过者通常一週内就会获通知可领取身分证,成为爱沙尼亚的数位公民。成为数位公民后,想在爱沙尼亚开间公司,只要从全世界任何地方上网,用数位公民身分证登入,在一家爱沙尼亚银行申请帐号,就可以开张做生意了。

申请银行帐号受限于国际洗钱防制规则,还没有办法达到想像中的方便美好,但爱沙尼亚已无所不用其极的将新创企业的官僚障碍降到最低,如今连申请爱沙尼亚银行帐号也不用亲自到爱沙尼亚,在新的「无国境银行」政策下,帐号可透过芬兰金融科技公司 Holvi 的服务于线上申请,费用为 35 欧元。爱沙尼亚先前为此修法允许远距开设银行帐号,如今总共有 3,000 家企业在数位公民的制度下运作。

改革外劳政策刺激新创事业成长

于是,脱欧前后,超过千名英国人申请了爱沙尼亚数位公民。不只英国人,连前英国殖民地,被视为「金砖四国」之一的印度,其新创事业也来爱沙尼亚朝圣,接受爱沙尼亚创业育成机构的育成辅导。当印度新创企业家迪巴‧索兰契(Deepak Solanki)与筲剌‧尬格(Saurabh Garg)提出无线光通讯技术 Li-Fi 新创计画,在印度本地乏人问津时,他们想到的是前往爱沙尼亚找机会。

爱沙尼亚的创业育成机构 BuildIt 协助他们创立新创公司 Velmenni。在数位公民制度下,他们两人同时在新德里与爱沙尼亚第二大城塔尔图经营事业,藉由爱沙尼亚的欧盟地位,服务来自德国、法国、北欧国家的客户。而这当然为爱沙尼亚带来就业机会,迪巴‧索兰契来到塔尔图,既使用爱沙尼亚当地的科技平台服务,也雇用爱沙尼亚工程师。

BuildIt 先前辅导的创业团队中,还包括来自战乱地区加萨走廊的年轻女创业家,协助她们的创新产品「粗绳结」(BOLD Knot)在美国集资网站 Indiegogo上募资成功。

亚洲国家目前主要的新创集中地是新加坡,但爱沙尼亚的条件远远胜过新加坡,在爱沙尼亚创业,利用数位公民制度,申请相当容易,费用也低,在新加坡取得企业签证需要 5 万新币,相当于台币 108.6 万元;爱沙尼亚不收企业税,只在配息时收税,新加坡要收取 17% 固定税率的营所税;而爱沙尼亚房租约每月 300~400 欧元,相当于 1~1.35 万元新台币,新加坡却要大约 1,978 新加坡元,相当于 4.3 万元新台币。

除了政府政策与创业环境条件优越,Skype 的成功也对爱沙尼亚创业环境有相当正面的影响,当微软以 80 亿美元购併 Skype,引来全球对爱沙尼亚新创事业的注意力,理察布兰森(Richard Branson)、彼得泰尔(Peter Thiel)等知名投资家,以及英特尔资本(Intel Capital)、种子营(Seedcamp)、Matrix Partners 等创投资金都前来投资。2017 年 5 月底,欧洲理工学院(EIT)旗下数位创新及育成机构 EIT Digital,与爱沙尼亚政府的「新创爱沙尼亚」(Startup Estonia)签下合作备忘录。

在劳动政策方面,爱沙尼亚也曾经抱持固陋的保护主义,结果造成双重打击,一方面,爱沙尼亚由于经济发展与薪资条件不如欧洲主流国家,造成人才大量外流到英国、爱尔兰与北欧国家;一方面,在不切实际的保护主义思维下,对外来劳工加以限制,结果是国内经济人才严重失血。爱沙尼亚受到教训后,开始逐渐思考对外籍劳工採取开放态度,2006 年 10 月,爱沙尼亚推翻原本外交部的保护壁垒政策,决议当 2007 年加入欧盟时,将不对保加利亚与罗马尼亚劳工加以限制,认为引进廉价的移民劳工,对经济成长有益,最终会推升薪资而非拉低。

不过,爱沙尼亚原本对欧盟以外国家的劳工仍然设下许多障碍,2007 年时,虽将欧盟以外国家外劳限额增倍,但增倍后也仅 1,300 人,只有总人口的 0.1%,而且规定外劳薪资要超过爱沙尼亚平均薪资,还必须经过爱沙尼亚失业保险基金审核,确认没有爱沙尼亚本国人能胜任该职位,才能聘用欧盟以外员工。

这些不当规定使得爱沙尼亚短缺数千名 IT 技术劳工,成为新创事业阻碍,徒然增加成本,却没能增加爱沙尼亚本国人就业,因为新创事业缺少技术人员的结果是不玩了、关门大吉,反而减少更多本地劳工的工作,审核过程则增加冗长的行政程序,与爱沙尼亚希望最简化行政障碍的立意完全相反。

2017年 5 月,爱沙尼亚再度跨出破天荒的一步,为了进一步刺激新创事业成长,决定改革外劳政策,审核通过 339 家新创事业可以不受上述雇用外劳限制。虽然目前仅限于受审核过的新创事业,但可说爱沙尼亚再度以「兴利重于防弊」的精神,勇敢大幅往前迈进。

要如何鼓励创业、让年轻人有机会,如何让国民实质加薪?爱沙尼亚已经示範给我们看,问题只在于:台湾敢跟吗?

热门阅读
猜你喜欢
图文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