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T品生活 >台湾「医疗外交」战略建议:从共同话题、共同参与切入更深的机会>内容

台湾「医疗外交」战略建议:从共同话题、共同参与切入更深的机会

2020-06-24 07:16 来源于:shenmy 我要评论(791)

公共卫生与医疗援助,不论台湾哪一个时期,皆为台湾实质国际参与的途径。在外交研究领域的近十年中,医疗外交也是一项还在萌芽的发展。不过医疗外交在实务中,却是一个先有行为,后有概念的名词。相对应参照各国案例,便会发现台湾的参与算是相当早的,不过在概念化与战略理论的深化过程,为了因应两岸动态与国际局势,较少重新以「医疗作为兵器」的新型态战争模式,进行概念化的想像与讨论,多集中于资源分配、执行实务中的经验传承与交流。

卫福部「一国一中心」符合医疗经济发展战略

先前与中华经济研究院WTO及RTA中心交流的心得,发现卫生福利部所推行的「一国一中心」计画内容中,有些是台湾医院本来就在做的工作,例如医卫人才培训,但多是以个别医院的角色去执行,结果除了较难凸显台湾国家形象,以及增加医卫产业国际交流平台的纵深。因此以一国一中心的计画,整合台湾医院作为医卫产业的国际交流平台,成功在公共政策执行上透过流程的转变,让台湾厂商的角色能在与伙伴国执行计画中更容易被记住,产生记忆连结点。

医疗外交参与形式与期望效果:美国驻伊拉克的经验

曾担任驻伊拉克的外科医生总监美国医学博士Aizen J. Marrogi和伊拉克前国防部长Saadoun al-Dulaimi博士,于2014年的美国《联合部队季刊》(Joint Forces Quarterly)发表重量级期刊论

该篇期刊专文的精华,在于提出了一个医疗外交战略目标五级论的统整,将长期在医疗救济与人道援助的行动,收敛成五个战略目的。其中更针对第四级的「产业建构」,直指其战略目的即在于产生更多对于援助国的经济活动,在受援国的照护事业当中,提供更多技术与资本,从中找出商业机会。这项务实的战略标的,也是「一国一中心」计画中试图搭建的桥樑。

台湾「医疗外交」战略建议:从共同话题、共同参与切入更深的机会
Photo Credit: 台湾数位外交协会

医疗卫生产业,是一个多元化的行业集团,从传统工商社会的型态,转变成为更专业化的服务应用行业,对美国的经济行为与活动的转型,也占了美国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2兆8000亿美元,即17.8%。

该篇专文当中,亦提到行使医疗行为与公共卫生推广行为,必须要取得患者与受援国社会的信任基础,因此医生这项职业在诸多区域文化中易受到好评,然而在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,却必须反过来操作。利用援助国医护人员的医疗行为,作为外交手段接触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,透过医卫合作突破文化藩篱,在面对生死的生命课题之前,找出最大共识的契机,与美国建立更友好和可持续发展关係的独特机会,受过美国培训的提供者或健康​​专员可以扮演三大主要角色:(一)美国高级外交官与指挥官体系中的一环、(二)美国医卫产业的倡议者、(三)实施现有安全合作的重要参与者。因此透过扶植美国医卫产业的跨域经济活动,得作为更长期美国与中东国家的外交活动基础,就成为了多赢的重要战略。

从数位外交寻求公卫契机点:共同话题、共同参与

对应于医疗外交战略目标五级论,台湾的实力与东亚区域关係现实中,欲达到第五级的医卫领导关係,就必须找出属于中型国家竞争的生存之道,就台湾相关智库与政策。「智慧医疗」是一项区域经济竞争优势,也能有效跳脱现行医疗行为的规範,是产业合作与讨论的好议程,但是却难成为共同话题。从台湾「一国一中心」出发,与合作国的医院对接,是基础建设,但医疗产业的扩张,需要更多不同的角色进入,形成产业有机循环。

若从国家队角度思考新南向的医疗外交政策,队伍里不只需要有高品质的医疗技术与产品供应者、了解当地医卫需求的跨国人才、更重要的是能够打造有利于台湾医疗产业在当地发展的品牌策略。

另一方面在公共形象与议题设定上,则需要有更宽广的话题,上升成为趋势主流,才能在环强积极参与的援助与医疗外交中,找出自身独特的定位。台湾善于多点同步弹性执行,并与生存能力强的中小企业主共同在海外拓展能量,使得在他国的主流媒体与社群趋势中,较难取得成为话题的机会、较大的声量。

因此,台湾数位外交协会主张,透过「参与代替给予」,与他国经营共同的议题,增加与朋友见面讨论的话题,并且透过不同的专案形式,加强话题素材的迭代,并且能够关心到他们。站在平等的公民基础上,展开更多深化的交流,成为台湾对外的医卫产业平台中,不可或缺的助燃剂,建平台之前,也需要搭舞台。

延伸阅读新南向成效如何?从「一国一中心」医疗计画来检视94亿 vs. 1965亿,台湾「医疗外交」以小搏大的竞争
热门阅读
猜你喜欢
图文精选